話說昨晚回家後,死命的往大廟小廟跑,
無非是祈求姑媽抽完腹水後,
情況能有所改觀,同時也希冀有所謂的奇蹟發生。
但我深深的發現,
老天爺似乎不給我面子,
一直讓我知道噩耗,
比方說,昨晚回家給神明點了香,
希冀神佛保佑姑媽情況能有所改觀,
但居然出現一些長短現象,
問了些事情,
卻又總覺得答非所問,感覺內心一整個超不踏實的。

到了今天,我獨自一人坐著公車要去醫院,
旅程中,家人倉促的致電聲,
讓我覺得該是面對現實的時候了,
於是我故作鎮定的想聽家人想對我說什麼,
但得到的結果卻不是內心的期盼,
我最親愛敬愛狠狠愛的姑媽,她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走了~

我沒問何時走的,
我只能依往常態鎮定的飆罵電話那頭的家人,
語帶玩笑的說,哭啥阿,我這不是好好的再跟你說之類的風涼話,
我知道如果這時,
我在跟家人一樣哭得七葷八素的,
我想今天的心情還有整車的人都會莫名其妙的一直看著我,直到我下車為止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電話掛斷後,
看著今天異常冷靜的公車,
想著家人電話那頭的話,
再堅強的我,連同昨天在醫院強忍住的淚,
硬是奪眶低了幾滴在口罩上,(頓時又莫名想起了在遠方的老爸)
那一句,姑媽走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,
至今能餘音繞樑在耳際。,
心想著,是親友的祝福未達標準呢,還是我錯過了些什麼?
還是緊關管姑媽努力過了,但仍還是決定要走,
我不明白,這算是與死神的交易嗎?
輕輕的默默的無掙扎的走了,
像是告訴著我們這群活人,
她對我們已無牽掛了般。
也許她想告訴我們其實她有努力過,她不想放棄過,她甚至也很用力的呼吸過,
但身體器官衰竭的速度,比不上她要活下去的動力,
因此她身上僅存的意識及細胞,也慢慢隨著衰竭的吞噬,
逐漸的走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回想起昨天,我第一次靠著姑媽如此親近,
但我卻不敢撫摸她,原因是怕動到她身上的呼吸器,(嚴重承認我是俗辣)
如今想在摸她見她,已該是入殮的時候了吧!

有時候想想,或許因為我不擅於言詞,
許多時候只敢把心裡話往心理擱,
但真正想要表顯出來時,
卻是讓人悲傷的景象,
我想說,在天上的姑媽阿,
您到那邊是否快樂,是否看的到我們?是否有看見在遠方的父親?
不管您活到幾歲,我欠您一句話,
那就是,姑媽我愛您,祝您一路好走,
保佑我們這群子孫能各個有各自的發展~

永別了~我最親愛的敬愛的狠狠愛的姑媽~

創作者介紹

c24689guy的部落格

幸福人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